南昌哪里治疗近视最好,

原标题:代驾江湖:司机非正式工 事故责任难清

11月1日晚,身着蓝色马甲、挂有工牌的e代驾人员在簋街等待客户。 罗亦丹 摄

近日,央视前主持人郎永淳涉嫌醉驾的消息将代驾行业从幕后推至台前。

虽然,郎永淳醉驾案是否因“碰瓷”而起尚“未得到官方证实”,但“代驾碰瓷儿”新型骗局却受到热议。据新京报记者调查,目前市场上规模较大的几家代驾公司尚未出现过这种案例,此类诈骗手法多出现在没有平台的“黑代驾”或“冒牌代驾”之中。

由于代驾APP的兴起,黑代驾的市场遭受不断挤压。2011年到2017年,代驾APP已经覆盖了全国超过200多个城市,但在兴旺发展的背后,新京报记者发现不少代驾司机与平台的关系并非“劳务活动”,而是“合作关系”,这导致了在遭遇交通事故时,往往会出现事故责任的认定分歧。

酒驾碰瓷多发生在“黑代驾”

提起被黑代驾“坑”的经历,吕方(化名)至今记忆犹新。

“去年我去温州出差,和客户喝酒,喝完之后客户要开车回家,出门时遇到了一个黑代驾"大哥",问他需不需要代驾,客户觉得自己离家近,就没有叫这个服务,结果刚开出一个路口就被车撞了,下车一看发现就是黑代驾的人,问他要不要"私了",虽然对方撞人有责任,但客户喝了酒,只好给了几万块钱。”

吕方本人也从事过代驾行业,在他看来,酒驾碰瓷多发生于在饭店或夜场门口“蹲点”的黑代驾,如果是从手机端直接叫代驾服务,这种事不太会发生。

“我们会备份e代驾师傅的信息,包括家人紧急联系方式,出事后公安系统肯定可以马上找到本人。”10月31日,e代驾副总裁张东鹏告诉新京报记者。“爱代驾曾经配合交警部门调查过事故中司机的身份信息,如果发生类似事件,我们肯定会配合公安系统。”11月1日,爱代驾营运总监王伟华做出了类似的表示。

从2011年醉驾入刑开始,代驾APP就迅速发展,在此之前,提供代驾服务的大多是酒店和夜场门口的传统代驾者。易观发布的2017年上半年中国互联网代驾市场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互联网代驾市场规模达29.65亿元,滴滴代驾、e代驾和爱代驾三家所占据的市场份额最大,其中滴滴代驾覆盖了80%-90%的活跃用户。

“最开始的时候,我们的竞争对手就是当地的"大哥",客人一出来,大哥在门口站着,但客人可能会在饭店里自己用手机下单了。”张东鹏表示,目前工体等地仍然存在黑代驾,“说白了都是吃店的,里头水分非常大,小饭馆服务员的叫车抽成一般30~50元/单,大饭店的抽成一般是80~100元/单。”

在王伟华看来,代驾APP兴起后,传统代驾仍然存在,但他们受到了互联网公司的冲击,主要接单的时间段被挤压到了夜晚12点之后,或者只在酒吧等娱乐性质的会所以及大餐饮聚集区域做。

司机与平台“不签署劳动合同”

新京报记者查询工商信息发现,e代驾和爱代驾遭受过不少法律诉讼,案件数量分别达44起和21起,原因大多是平台在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上和车主存有争议。

公开信息显示,在事故责任认定方面,网络代驾平台通常设有“免责条款”。根据e代驾官网上的《信息服务协议》第三项“乙方权利义务”中,明确写有“在代驾途中发生交通事故、意外事故等造成人身、财产损失的,或发生违章等行政处罚的,由乙方自行承担责任。”爱代驾《平台用户使用规则》第五项“服务规则”则写有,平台不对代驾服务中因非平台原因产生的争议及遭受的损失承担责任。

代驾司机的“兼职”身份,成为代驾平台认为己方可以免责的一大原因。e代驾《信息服务协议》显示:“甲方(e代驾)不是代驾服务的一方主体,并且与乙方(代驾司机)不存在任何劳动、劳务、雇佣等关系”;而爱代驾APP中《代驾协议》第六项“特别约定”一栏则显示,平台仅为向代驾服务提供方与使用方提供代驾信息技术服务、促成双方签订本协议的中间人。

“实质上平台就是派单收取信息费。”王伟华解释,爱代驾的司机和平台是合作关系,签署的是合作协议,平台并不向司机支付报酬,双方是不存在雇佣关系的。

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民商部副主任、劳动法专家律师许振佳告诉记者,代驾公司与司机签署合作性质的协议,可能是出于两方面考虑:一是规避赔偿责任,二是规避劳动法的权利义务,包括缴纳社会保险和公积金等义务。

“实践中法院很少认定双重劳动关系,所以如果司机本来就有工作,只是偶尔接单代驾,那就很难认定劳动关系、认定工伤了”,许振佳表示。

事故责任在司机,谁家保险赔付陷“争议”

即便如此,平台、代驾司机与车主对事故责任的认定依然存在分歧。

今年3月,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曾对一起e代驾与代驾使用者发生的服务合同纠纷下达二审民事判决。该案中,e代驾旗下司机在代驾途中遭遇交通事故,车主与e代驾赵姓司机均要求e代驾平台对事故进行赔偿。而e代驾认为《服务协议》中明确了“代驾服务中发生交通事故……由乙方自行承担责任”,以及“e代驾仅充当用户之间的中间人,不对代驾服务中产生的争议及遭受的损失承担责任”,但此说法遭到法庭驳回,最终判决e代驾平台全额承担赔偿。

法院认为该代驾行为属于在平台指示范围内的劳务活动,而由于平台方服务协议中相关条款的提示并不明显,且代驾司机在安装并申请代驾服务时也未因未阅读该规则而受到阻碍,因此该条款对代驾司机不发生法律约束力。

结合案例来看,实际操作中平台往往需要为代驾司机发生的交通事故分担责任。

“在交警判定事故责任在e代驾司机的情况下,会全部由(平台)保险公司进行赔付,不需要代驾司机承担赔偿。”张东鹏告诉新京报记者。王伟华则直言,当交通事故责任在代驾司机时,“首先会走车主的保险,超出部分的再使用平台的保险。对于代驾师傅,我们最多只收700块钱,因为他们大多是社会上中低端收入群体,风险承受力较弱。”

不过,这样的处理方式有时会遭到客户抱怨。

一方面,“今年6月,爱代驾的司机把我的奥迪A8撞了,还要用我自己的保险赔付。”10月31日,湖北的裴勇(化名)表示,代驾司机开的车,代驾公司应该自己赔偿。另一方面,不少代驾用户反映,事故后续赔付也是一大痛点。记者梳理此前报道发现,因司机在代驾过程中闯红灯或发生车辆剐蹭、车主反映至代驾公司,却被代驾司机、代驾公司和保险公司三方互相推诿的情况时有发生。

“随着代驾行业的发展,最终总会形成一批相对固定的代驾司机群体,在这种情况下,代驾公司最终应当采取的方式无非两种,一种直营,一种外包(也就是劳务派遣),像现在这种规避责任的方式始终不能长久,不说实践中常常得不到支持,对于企业形象,长远发展也是不利的。”许振佳告诉新京报记者。

司机平均收入五六千,平台抽成10%-25%

新京报记者梳理与代驾相关的乘客投诉发现,大部分投诉与代驾司机的收费有关。

10月31日,一名常使用代驾服务的天津用户反映,自己平日在酒吧叫代驾回家,要收费100元,而同等路段打车只需40元。

但在不少代驾司机看来,代驾的收费还算合理。“代驾这行业,人力是最大成本。代驾师傅需要自己去接乘客,送乘客到家后还需要自己再回来,人力成本比打车高得多,算工时即可。”11月2日,有代驾司机表示,“靠这行只能赚辛苦钱,因为时不时跑步去接客人,自己做十天代驾就瘦了三四斤。”

几家主流代驾公司都在官网上列出了代驾的收费标准。记者梳理发现,代驾收费以10公里作为计费单位,会根据服务时间和服务地区有所差别,其中服务时间一般以22时、23时和24时作为价格浮动的节点。以北京市为例,滴滴代驾6时至22时收费为38元/10公里,22时至23时收费为58元/10公里,23时至24时为78元/10公里,24时至翌日6时为99元/10公里。e代驾、爱代驾等的分段价格区间与滴滴相差不多,在服务时间划分上略有差别。

在代驾公司与代驾司机的分成上,e代驾与微动代驾两家在与代驾司机签订的协议中写明,平台每单抽取代驾服务费的20%作为信息费,此外再扣除每单2元的车辆保险费。新京报记者以司机身份向滴滴代驾北京工作人员咨询时,收到的回复则是“平台抽成20%~22%,保险费每单2元。”

“平台和城市不一样,司机师傅的分成也不一样,但(平台的抽成)基本都是在10%与25%之间浮动,个别城市可能会收取30%,但肯定不会更多。”王伟华称。

“代驾师傅都是为了多挣点钱贴补家用”,张东鹏告诉记者,一线城市的兼职代驾司机白天正常上班,晚上7点到9点做代驾,每月收入有望达到6000至8000元。王伟华则表示,对于专心做代驾的师傅,一般一线城市可以过万,少的也有6000元至7000元。如果不论平台和地区,国内代驾师傅的平均工资应该在5000元到6000元。

清华大学法学院公法研究中心研究团队发布的一份《代驾行业发展白皮书》显示,以滴滴代驾司机的收入水平为例,2016年全职代驾司机的人均月收入达到6957元,兼职代驾司机的全国平均月收入则有2972元。

新京报记者 罗亦丹 朱玥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1
【关闭】 【打印】      [责任编辑:马强]
20140606095201931.gif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银川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银川新闻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查看所有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